但唯独对于他的家庭,他的离世只带来深深的痛苦,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陕西省咸阳市又多了一户失独家庭。